尘封数年的桑株古道——跨越喀喇昆仑的忧伤之路

发布时间:2022-05-14 12:27 作者:未知

每次行走总有很多的遇见很多的感激正是这些遇见让每一段旅程变得如此美好。感谢每一个在旅程中帮助了我们的人,另外,要特别感谢的是笨鸟大大因途中手机耗电速度太快,后期拍摄图片不多,在此特别要感谢鸟神提供的部分图片这是一条盘亘在喀拉昆仑的艰险之路,这是一条连接印度和中亚的桥梁之路,这更是一条承载了无数历史和革命记忆的忧伤之路,这个地方叫做桑株。国庆刚过,趁着熙熙攘攘的人流陆续散去,乘飞机从乌鲁木齐转机到达和田,我们月之魂的四名队员在和田塔里木大酒店集合了。超超,来自山东的小伙儿,独自重装走过狼塔,独库公路等路线,体院毕业,身形瘦长,体力和耐力都很好。强强,同样来自山东的小伙儿,职业是医生,却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独自去过鳌太,贡嘎,四姑娘山,珠峰东坡等地,充分诠释了年轻就该尽情放肆的人生。芳芳,也是我的姐姐,从未走过任何户外线路,是被我拉来临时出家的,结果全程表现最为出色,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不仅走路速度极快(这应该就是瘦子的好处吧)而且全程为我们担当生活大管家,出山后又立刻把我们的衣服,背包洗的干干净净,带着这样贤惠的姐姐,这次本该艰险的徒步实在是感觉太幸福了。最后就是我这个“菜鸟队长”了,性格比较冲动,总是说走就走,听说哪刺激就爱去哪儿,一路磕磕绊绊的成长,这一路走来,离不开大家的帮助,协作和照顾:)感谢队友们的一路相伴。在和田的时间里,我们把大盘鸡,大盘羊肉,烤包子等尽情吃了个够,实在是大快朵颐。同时也在等候我们的最后一名队员。有一点大出我们意料之外的是,整个和田市居然都买不到气罐。我们把所有的户外公司的电话都打了个遍。大家都说和田因为管制特别严格,所有的气罐早就处理完了。最后我们想尽了各种方法,依旧无法解决,无奈之下,只能让我们的最后一名队友,从阿克苏购买气罐包车带到和田了。只是这样,因为几个气罐,成本提高了很多,包车费用就花了整整元。所以,有要去和田周边徒步的小伙伴们,一定要提前半个多月把气罐邮寄到和田是最好的。因为沙漠公路封路,最后一名队员小赵整整用了两天时间才到达和田,至此,我们总算是集合完毕准备出发了~~这次徒步,我们本来计划的是从皮山县康克尔乡出发,穿越桑株古道,在赛图拉哨所折返到克里阳古道,再穿越克里阳古道后回到皮山县。最后因为时间的限制,遗憾只能走桑株了。嗯,先介绍一下这两条古道和决定来这里的原因吧~~最早得知这两条古道,是去年走狼塔的时候听自在哥提起,当时听说狼塔在徒步线路中排名第三,便蠢蠢欲动的询问第一第二名是什么?于是,我第一次听说了这三个刻在我脑海中的名字,桑株,克里阳,克里雅。这十多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的名字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最终,我决定,一定要去看一看。通过网络,我查找了大量的资料,并仔细阅读了德国西域探险家特林克勒的书籍《未完成的探险》。书中详细记载了他从年月日起,历时两个多月,从印度列城历经千辛万苦穿越桑株古道到达塔里木绿洲的故事。这是一条艰险异常的道路,喀拉在藏语中意为黑色,一路上都是光秃秃的黄黑的岩石,几乎干涸的河流和冰川,同时,因为这里处于克什米尔边境地区,管控极为严格。在两千年前,这里是古丝绸之路连接中国到印度及中亚的第一站,我们的先民就是沿着它把陶瓷,丝绸,地毯,桑皮纸带向印度与中亚的。而且这里还是历史上著名的英雄之路。这里曾经经历过一次中国现代史上最悲壮的新藏高原人力运输。抗战时期,为了筹集抗战物资,几百名驮工组成的驮队在极度缺氧的严寒中,付出了伤亡率的巨大牺牲。他们有的人在风雪中不知去向,有的人出现幻听,幻觉,雪盲,甚至被活活冻死。最终共运输了条汽车轮胎,军用布匹包,装油袋件,呢料捆。可配置辆完整载重汽车的零配件及医疗器械,药品等抗战紧缺物资,同时,皮山县为了保护好这些重要物资,还在桑株乡挖了多米深的山洞。运输结束后,这些驮工分文不取,各自回家过着简朴的生活。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足以让我们生出无限的敬意。不避险者是勇士,不居功者是仁人。这些悲壮的历史都让我迫切的想顺着先烈们的脚步去看一看,去触摸这片苍茫的大地,感受那份来自心底深处的悸动。因为被管制多年,网上关于这里的详细攻略并不多,只能找到几年前老海盗的一篇帖子,和大神笨鸟的一些穿越图片。而且因为穿越季节不同,时间也过去了好几年,也不知道里面的详细情况是否会有大的变化。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决定来了,纵使艰难,相信也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我们几个人都是相同的想法,于是一拍即合,就这样来到了这里。办理好了边防证和各类手续,我们包车向康克尔乡进发。南疆的风景和北疆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同样是金秋十月,北疆更多是被金黄色覆盖,大片的杨树顺着各种河道恣意生长,映衬着蓝天白云和清冽的河水,美的如同一副画卷。而南疆则多是光秃的岩石,多为黄色和黑色,怪石嶙峋,天地间苍茫一片,却别有一种雄壮,大气而沧桑的美。车辆进入桑株乡后,景色突有变化。路边整齐的栽种着两排杨树,虽然不如北疆的高大,却也已经被秋意渲染成了一片金黄。大量的落叶铺满了道路,黄澄澄的煞是好看丝毫不输给法国的香榭丽舍大道。桑株河的河水在路边静静的流淌,这个季节的河水已经褪去了它的狂躁,变得安静而祥和。村庄里静谧而充满温情,如同世外桃源一般恬静而美好。过了边境检查站的水库后,就进入了塔里木绿洲边缘的第一村,康克尔乡了。康克尔乡全名是康克尔柯尔克孜族乡,乡中多为少数民族,不通汉语,但脸上大多挂着善意的微笑,对于我们几个大包小包的外乡人,他们眼神中更多的是充满了探究和好奇。大概是这里也很久没有外乡人进入了。途中路过桑株著名的标志性景点,桑株岩画,路边几块大大的花岗岩,与山体融为一体,其中有两块石头的下方大约平米,用粗糙的笔迹刻着一些不太清晰的图画,据说这是两三年千年前所绘制了,图案涉及放牧,狩猎和昆仑先民的生活,当年经特林克勒发现后,才真正公诸于世。车辆在乌拉其村停下,前方已是羊肠小道,无法开进去了。我们与司机挥手告别,整理完包裹,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徒步之旅。此处的道路还不算难走,路上尚有深深浅浅的摩托车车胤。河道陡然变得宽阔起来。黄澄澄的杨树已经看不见了。触目所及,皆是连绵不断的群山。河水很浅,裸露着大片的石子。偶尔夹杂着零星的深绿色植被。道路多为沙土质地,风吹过后,黄沙漫天。走了大约一公里道路,前方出现了铁丝网和边境检查站,原来这里才是进入古道的最后一道关卡。开始我们还想着,这里并没有传说中的严格阿。还未接近检查站,两只凶猛的大狼狗就狂吠起来。两个穿军装的武警走了出来,因为边境局势的紧张,康克尔乡早已全民皆民。这一路随处都可以看见穿着军装的人,只不过对于汉族大部分是毫不过问的。我们仔细看了一下,厚重的铁丝网已经围到了两面山体最高处的悬崖上,要想逃过敏锐的狗狗悄悄地爬上去再绕过去,可以说是不要想了。两个武警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询问我们的来意,他们的语言实在是晦涩难懂,还好小赵在阿克苏地区已经生活了多年,和他们连比带划的总算明白了个大概。大意就是要我们出具边防证明,大概是太久没有外人来这里了,他们掏出卫星电话叽里咕噜的打了几个电话,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远处就响起了一阵警报声,呼啦啦的来了十多个武警,把我们团团围住。这阵势,还真是让人有点害怕他们详细的询问了我们的来意,虽然已经在皮山边防大队办好了手续,依然交涉了很久。不过,也听说了这里这几年间的很多故事,这里即将修建公路,并且已经招标成功,两年后,从此将再也没有桑株古道啦~~一条满载记忆的英雄古道即将消失,想想实在是非常的遗憾。刚进古道,沿着河滩行走,这一段路不算难走,除了河边的小石子略有硌脚之外,(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我这小白鞋)总体都是平顺的。这条古道最大的好处就是一直顺着桑株河和喀拉喀什河行走,即使没有轨迹也不存在什么迷路之说。两边的山体绵延不绝,这个季节的河水已经少的可怜,有些地方甚至只有零星的支流蜿蜒的流过。不过,虽然细小,却没有断绝。相比干旱的山里,山外的小支流倒显得汹涌的多了。很多地方都已变成了盐碱地,石头上布满了斑驳的白色痕迹。我们顺着河流前行,虽然处于群山之中,却没有沉闷压抑的感觉,山体是开阔的,山上光秃秃的,只有无尽的黄土,碎石和极偶尔能见到的特别矮小的灌木,也早已被漫天风沙渲染成了暗黄色。河流蜿蜒弯曲,在群山间穿行,我们时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松软的沙地上,时而走在白花花的河滩上,时而还要跨越河流。不过因为水量的关系,这一段过河说的上是轻松的。渐渐的,随着不断深入,河流边的山体上有了蜿蜒的栈道,看起来更像是狼塔的羊道,河流开始变得狭窄起来,两边的山体紧紧的夹着河道,没有了太多的开阔地带。有些地方甚至连这样的路都没有,只有倾斜的土坡,我的小白鞋走在上面很是打滑。栈道是险峻的,因为倾斜而狭窄,走在上面看着下方不算湍急的河水,还是会有一些发怵,栈道上偶而会有些破败不堪的小木桥,与其说是桥,倒不如说是一些残破的木片的拼凑。海拔随着栈道的向前不断的提升着,总体来说爬升的感觉不是特别明显,体力上几乎没有太疲累的感觉,再加上此处的海拔都在之下,大家都完全没有高反的感觉。小赵还顽皮的时不时趁我们不在意,一会儿攀上左边的山顶,一会儿爬上右边的悬崖,虽然他背着大包也身轻如燕,但是看得人实在是觉得危险万分。在户外,队友最好还是不要离队的好。这一天的路程总体不算特别难走,就是枯燥的前行,但是距离可不算短,虽然我们感觉自己走的算是轻快,速度也不低,可实际上行进的里程却并不是特别的多。一路上偶见好几具完整的动物尸骨,看体格应该是黄羊的,也不知道是被大型野兽所吞噬还是失足掉下悬崖葬身于此。一路前行,经过阿喀孜,到达计划的目的地库尔浪库尔浪村其实就是一个坐落在河谷中的古老的牧场,但是由于这里现在彻底封闭,不再允许进入,即使是当地牧民也不被允许在此放牧了,所以只能看见残破的院落坐落在河谷中央,围绕着一些灰绿色的树木了。所谓的院落,感觉比牛棚羊圈好不了多少,就是大块的石头加上泥土石灰随意堆砌起来的房子,周边还有一些看起来曾经开垦过的菜地,不过已经已经被稀稀落落的荒草所覆盖。房子里早已什么都没有,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躲避之所。这一晚是平淡无奇的,刚开始进入徒步状态,大家都略有些疲倦粗粗的吃了些东西,很快便沉沉睡去了。这一夜睡得算是温暖,大伙儿的睡眠质量都不错,姐姐第一次在户外扎营体验,也是充满了好奇和惊喜。晚上的时候,对于气罐生火,做饭等一切,都是满满的兴趣。第二天,我们都起了个大早,清晨的空气十分清新,略略带着寒意,例行练了一遍太极,顿时驱散了所有的寒冷。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打包好了所有的物品,继续出发了。今天的目标是到达曲谷达克牧场,爬升还是比较高的,要上升到多米左右的海拔。加上路程也不近,也许还会有成员出现高反,所以还是越早到达越好。向前走了不算太远,在一个山坳的空地上,我们竟然发现了一群野骆驼和两只野驴!有白色还有驼色的,悠闲的在天地间吃着草。我和姐姐惊喜的喊起来。骆驼抬头淡定的看着我们几个”入侵者”,那表情蠢萌蠢萌的,似乎在说,愚蠢的人类,不要打扰我们!姐姐第一次在野外看见这些,激动的整个人都不知道说啥好,她小心翼翼的接近它们,轻轻的呼唤着“小白!”“小灰!来拍个照好不好?”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机,自作多情的凑了上去。结果骆驼很不给面子的转过身去,硕大的屁股对着她,让她碰了一鼻子灰,哈哈~两只驴子是一只驴妈妈和一只驴宝宝。他们的胆子明显比骆驼小的多了,稍一靠近,便警惕的退开。特别是驴妈妈一直把驴宝宝谨慎的护在身侧,天下的母爱都是一样的。驴宝宝长得实在是太可爱,小小的软萌软萌的,让人好想抱抱它,它一直好奇的看着我们,没有畏惧,眼里满是对新生世界的新奇和探究。可惜因为驴妈妈的护犊心切,这个想法只能作罢啦。南行不远便是苏干特阿河则了,河谷在此处渐渐变得宽阔起来,河水的流量也在不断的减少,继续前行,可以看见远处巍峨的雪山和连绵不断的山丘。他们如同一道天然的屏障阻断了河流。一条牧道向前延伸,通向了远方的高山牧场曲谷达克。曲谷达克是一个美丽的高山牧场,但这主要是在夏天,夏天这里一片青葱的绿色,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如同一幅画卷。可是此刻,已是深秋,青葱的绿色已经看不见了(此张图片为鸟神在夏季时拍摄)只剩下枯黄的草皮,和天地间的灰黄色连成一片,别有一种苍凉的美。海拔越来越高,景色在渐渐的变换着,一切的植被都慢慢的失去了踪迹,一路上只剩下了大大小小的不规则石块和沙尘。随着海拔的升高,大家也没有了开始一路行走嬉笑的心情,沉重的大包压的每个人都透不过气来。每走一步都可以听见自己和队友们的喘息声。走到天色将黑,部分队友已经走不动啦,我们选择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安营扎寨。这一晚,因为水源问题,也不知道到底是我的味觉出了问题,还是其他队友的味觉出了问题,他们一定坚持说河里的水是咸的(我品尝后感觉不出什么咸味啊)说这水不能喝,也不能用来做饭。这样一来,我们身上所携带的水就变得少的可怜了。只泡了一袋粉丝就用完了。开始想着的深山腐败游,现在因为水的问题,什么吃的都做不了,大家难免很是失落。再加上高海拔空气变得稀薄,呼吸也相对困难了不少。小赵说要蒸馏水,可是他却并没有进行过相关的操作,一罐气呼啦啦的烧了半个多小时,据说只蒸馏出几滴水。。。W??我们坐在帐篷里,饥饿加上百无聊赖,让整个人都变得疲乏不堪。新疆的天比内地黑的晚了很多,这个季节大约九点多。此刻天色已经是昏暗的很,小赵却突然说要去找水。这不是开玩笑吗?这深山里,大黑天的,一个人去找水,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正要说不同意,头伸出帐篷一看,小赵竟已经不见了踪影!“小赵!小赵!”我对着黑暗的夜色大喊,却什么回应都没有,“搞什么”我怒了,这种行为实在是对整个团队的极大的不负责任!“先等几分钟吧,也许一会他就回来了。”其他队员说。大家都估摸着他一个人,这黑灯瞎火的肯定不会走太远。谁知道,这一走,竟走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里,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实在是坐不住了。天已经彻底的黑了,远方的大山此刻看起来黑压压的如同鬼魅一般,风呼啸着,天地间只能听见风声。“快点去找他!”“我们去吧,”超超和强强说,“你和姐留守在这里。”“把卫星电话拿出来,不行要赶快联系外面了。”我焦躁不安,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能走多远?怎么可能这么久不回来?一个人怎么可能不害怕?一定是出事了!超超掏出卫星电话交给我,和强强带着头灯走了。我在帐篷里如坐针毡,我姐更是连帐篷都不愿意进了。一直在外面来回走动着,看着远方的光影。此刻的外面真的很冷,“姐姐,快进来,在帐篷里等。”“进来什么?哪有心思进来!”姐姐的声音里也充满了不安。此刻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外面漆黑的恐惧,一颗心完全系在了小赵的身上。“有光有光!回来了!”突然姐姐高兴的叫起来。“几个光?”“好像只有两个。。。。。”她的声音又沉了下去。“那肯定是没找到,糟了。”我的心猛地一沉。过了大约分钟,远远的光靠近了,是超超和强强回来了。果然没有小赵的身影。“什么情况?”“没有找到。。我们走了很远了,依然没有找到。。。”“糟了,完蛋了,这么久还不回来,人又找不到,肯定是出事了,不是掉到什么悬崖下面,就是遇到野兽了。。。”虽然我真的不想把事情想的这么糟,可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夜晚,这么久没有见到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打电话吧。看下坐标,不能再等了!”我感觉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等等,我们再去找一次吧。”强强制止了我,“我总觉得应该没事。”“怎么没事?你不知道山里可能会有野兽吗?”我感觉自己的好脾气已经被消磨殆尽,说话的语调也控制不住的高了起来。“我们最后再去找一次吧。如果还是没有,回来你再打电话。”强强又拉上了超超,两人又出发了。我蜷缩在睡袋里,脑子中闪过了无数的事情。该给谁打电话?该向谁求救?出去后又会发生些什么?小赵到底有没有事?如果没事当然最好,如果真的有事,他的家人又该多么的伤心,如何能够承受?我该怎么做才能安慰他的家人?千头万绪,在我脑中乱成一团麻。大约又过了半小时,漫长的如同一个世纪。“有灯,有灯!他们回来了!”姐姐又喊了起来。“几盏?”我迫不及待的问。“好像。。。还是两盏。。。”这下我的心彻底的冷了,一瞬间,所有的希冀都化成了灰。从小赵消失到现在已经足足有个小时多的时间了,他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个傻子,不管有没有找到水,都断不可能一个人在这黑夜中呆这么久。一定是出事了!这次很快,不到五分钟,超超和强强就手拉手跑了回来剧烈的喘着粗气。“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人呢?”“还有什么动物的眼睛是绿色的啊?”超超问。“绿色?只有狼啊。。。”我的心猛地一沉。“到底怎么了!”“我们刚才头灯向对面山上一扫,一群绿眼睛!我们吓的赶快跑回来了!”强强有点语无伦次。听到这些,我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睡袋里剧烈的颤抖。那不是身体的冷,而是来自心底深处的寒意。脑洞大开的我一瞬间已经自行脑补了千百个小赵被群狼撕扯啃噬的画面,我又想起了下午看见的那累累白骨。多年没有发过的心绞痛此刻明显发作了,心脏剧烈的抽搐着。“还等什么!打电话吧!”我自己都不知道此刻自己的嗓门有多么的大。“等一等!”姐姐突然喊了起来,“远处好像有光!”怎么可能?这么晚了,难道小赵真的自己回来了?如同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我猛地从睡袋里钻了出来。“是的,确实是光。”超超和强强也仔细辨认了一下。“等等看看。”我们几个人如同溺水者抓住浮木一般都怀期望的看着远方黑暗中那一点跳跃的莹莹灯火。那一刻,心中充满了期待和害怕。多么希望,回来的人就是小赵,可是又害怕,那会不会有可能是狼群如果是,大家又该怎么办!“小赵,小赵!”我们都冲着光的方向大喊。远方依旧如死般寂静。过了很久很久,至少有二十分钟,那光终于慢腾腾的走近了!真的是。。。小赵!!!!那一瞬间,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复杂心情,既是猛地送了一口气,人都有些发软,又愤怒的恨不得立刻把他狠狠的打一顿!“小赵!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我冲他大吼。“我。。我去找水了啊,我走了很远,迷路了,到现在才绕回来啊。”“你自己一个人难道不害怕吗!”“那有什么好害怕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你这个愣头青!”我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猛揍一顿。这家伙,一副傻乎乎的,完全没有感觉到事情严重性的样子“我们出来就是一个团队!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大家会担心你!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去找了你几次!你知道不知道,我们看见对面山上全是绿眼睛,是什么心情!如果你不回来,让我们怎么办!”那一瞬间,我感觉抽动的心脏猛地放松下来,连珠炮似的冲他一直吼着,竟有要流泪的冲动。“就是,小赵你也太不懂事了。”姐姐,超超,强强都嗔怪着他。可是,看到他真的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大家才真正的放下心来。“我。。。下次不会了。。”小赵颓颓的坐下,脸上有一丝的歉疚和感动。看见姐姐他们三人在外面冻成那样和大家脸上的焦急,他应该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好在有惊无险,还好。。。他没事。。。还好。。。他平安。。。。“快看!星星好美啊!”姐姐突然喊起来。在外面冻了这么久,因为担心,这漫天的星河她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平静下来,大家才有心抬头去看。真的好美,银河如同一条锁链横亘在漆黑的天幕上,星星都是那样的清晰,冲我们顽皮的眨着眼,似乎在对我们说,没事了,看看我们多美呀。夜半时分,小赵太饿,几次爬起来吃东西。因为心有余悸,睡不踏实,那卡兹卡兹的咀嚼声,几次都让我和姐姐以为是狼来了,多次惊醒呼喊他。想到进古道之前当地边防的警告,“这里现在是有狼群的,你们也敢去送死?我们进去办事的时候都是一大群人还带枪的!”我和姐姐一有风吹草动便如惊弓之鸟,压根不敢真正入睡,甚至还学着电影天把锅掏出来放在枕头边了,想着万一真有野兽突然来撕扯帐篷就给他下一下子,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而对面的超超和强强也是心大,已经呼声震天了。。。还好,这难捱的一夜终是相安无事的过去了。清晨的太阳投射在帐篷上,唤醒了大家。今天的任务可不轻松,要翻越海拔多米的桑株达坂。按轨迹所载,这里本有一条之字形的牧道,直通山顶。这条驮道本是年新疆军区打通作为进藏道路的。可是后来因为久不使用,大部分路段都被坍塌的砾石所掩埋了。如今再向上行走,已经无法看见清晰的道路了,更多的都只是大大小小凌乱的石头。再向上走便是雪线了。雪完全覆盖了道路,好在方向清晰明了,完全不会有迷路的担心。风呼啸着,虽然此刻没有下雪,但是气温却下降了不少。海拔不断升高,小伙伴们都气喘如牛,走上一会便要休息一下。超超和强强分担了我和我姐大部分背负的重量,更是吃力。所幸的是,大家都没有高反的症状,特别是从没有任何户外经验的姐姐,这就真的让人省心太多啦。开始雪不算厚,但是随着上升,雪的厚度也越来越厚,慢慢的就没到了小腿肚子。不过相比于大多的雪山,此刻算是好上太多啦,甚至这厚度还比不上冬季小五台的山顶部分。枯燥的无止境的行走,大约花了个多小时,我们才全员登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不想每次登顶都说这句俗气的话。实际上,山顶是真的很冷,风大的几乎可以把重装的我们吹跑,只不过因为刚刚一直在行走中,人难免微微出汗,此刻稍一停下,不到一会,大家就都有些打哆嗦了。一些嶙峋的怪石横亘在雪地里,那是没有完全被覆盖住的山体。天色很阴沉,看不见远方什么大开大合的壮阔景象,雾气弥漫在山头。本指望着让我姐看见那些常见的户外照片里的蓝天白云雪山,好好激动一把,再拍上几张美照的。可是此刻的天色实在是让人失望了。随便按了几下快门,大家都有些冻的受不了了,我们毅然决定尽快下山。还是喜欢温暖如春的地方啊~~这一路下山,依然满是冰雪覆盖。好在穿着冰爪,路不算滑。其实最难走的还是冰道,满是积雪的道路在下山的时候甚至是很有趣的,深一脚浅一脚的侧身交替下行,当找到节奏后还有一些滑雪的感觉,厚厚的积雪下陷一阵便会让你稳稳的停住,一点也不滑,甚至还有一种难言的安全感。而且侧身下行对膝盖的冲击力也会小很多,这一段路竟成了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段旅程了。这段当年艰险万分,满是着累累白骨的道路,此刻一切都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天地间只有一片纯白,它掩盖了一切,掩盖了太多的记忆和沧桑。下山的道路和上山一样的漫长,好在轻松的多,下山后依然是狭窄的峡谷,一路都是碎石和覆盖着薄薄白雪的河谷。有些地方还会看见一些冰裂缝。没有雀儿山那样的深,那样的宽。但也可以看见各色的冰凌张牙舞爪的形成了奇异的风景。就这样无休止的走了很久,很久,景色渐渐的又恢复了灰黄,漫天的沙黄色又回到了眼前。终于在一块相对安全的地方休息扎营了。接下来的道路就属于喀拉喀什河谷了。开始我总是分不清喀拉喀什河和玉龙喀什河。新疆的地名实在是晦涩难记。后查阅资料得知,这两条长河源于喀喇昆仑山脉,最终汇合而成和田河,流入塔克拉玛干沙漠。不过莫名的总觉得,这名字似乎就和玉石有关,想到闻名天下的和田玉,不知道我们可有缘分,在这杳无人烟的大山里,发现些玉石宝藏哟?道路中途有一座院落,与其说是院落,不如说只是些颓败的墙体。墙体用泥土垒成,早已破落不堪,形成大块的土皮脱落下来。断面处还可以看见一些稀落的石子和一些青灰的石块。墙体上有不少人写的字迹。也不知道这数字是记载了什么重要的年份还是又是哪位曾经到此一游的驴友的“大作”呢?这一路上还有用石头堆砌起来的小圈,大约是曾经的牛棚吧。不过如果安营扎寨,倒不失为一个好去处。这一段路好走了很多,有一条看来像是机耕路的道路向前延伸着。可是好景不算太长,走上一阵,又回到了峡谷中的穿行。喀拉喀什的河水比桑株河汹涌多了,大约是因为这里的气候也暖了不少。河流有些湍急。不过好在很多地方依然并不深。还是能找到合适过河的地点。过了蒙古包,走了一会,看见山崖上有很多的洞穴,离地不算太高,错落有致,空间大小不一,之间有通道相连,以前看王铁男老师的帖子里得知这是多年前人类居住的痕迹。有些比较大的洞穴,小伙伴们还顽皮的攀爬了上去。洞穴里很干燥,暖暖的感觉不到风,可惜这些穴居人的年代已经无从考证了,今天我们也只能通过这些残破的遗迹来感受先民的智慧了。过了这段遗迹后,沿着喀拉喀什河的支流前行,没多久就见到了那段传说中的最危险的断崖。果然看起来气势不凡。它横亘在我们面前,挡住了去路。几乎度左右的坡面,下方就是汹涌的河水,此处想过河几不可能,只能攀着悬崖过去。队友们都很灵活,特别是小赵,虽然平时有点坑,这徒手攀岩的能力确实不能盖的,在断崖上如同一只猴子般轻巧,看得人都禁不住捏了一把冷汗。而我这个平时从没有做过力量训练和攀岩训练,还不会游泳很是怕水的人就有点坑了,看着下方的湍急的河水,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腿脚都在打颤,偏偏此处队友还实在没有办法帮忙接应,这不算太长的一段路,因为我的墨迹,整整耽误了一个多小时才顺利通过,当脚重新落回踏实的地面,整个人都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接下来的路终算回到了正轨,沿着河谷走呀走,这一路,我们捡了不少洁白的小石子,有些很是通透,不知道会不会是玉石,管他呢,反正看轨迹,出山的路也不过只有几十公里了,而且都不算难,那就全部背上吧。此刻知道前方再无阻碍,大家的心情都彻底的轻松了,疲劳似乎一下都消失了。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路走到天黑,愉快的到达了轨迹上所说的牧民点。这个牧民点也就是桑株和克里阳古道的南方交汇点。本来按照计划我们应该转头北上,继续向克里阳走的,因为分配还算合理,全程我们都抱团前行,很多物资都按公共物资的分配去使用,所以我们带了天的食物,因为吃的很少,至少还有天的剩余,来罐气罐也只一共用了三罐,可谓补给充足,可是因为时间问题,实在来不及走克里阳啦,也许以后也再也没有机会去感受他了~心里还是有些难受的。这一晚,大吃了一顿,好好的睡了个觉,第二日懒懒的到点多才起床,反正也不用急啦顺着喀拉喀什河,经过托格拉苏,走公里左右,就到达赛图拉咯~~路越来越宽阔,河也越来越宽阔,过了两次铁索木桥,心情就和这不断开阔的视野一样,越来越欢快~~虽然别人帖子里写的牧民全部都没有了,一个也没看到,留下的只是一些坏的差不多了的房子,嗯~~即将重回人间的感觉真好~~赛图拉在国道的节点上,在崇山峻岭之间看盘亘在山腰上的公路如同一条白练,是那样的气势磅礴,广大劳动人民的力量可以开山填海,撼动河岳,让天鉴变通途。他们真的是最伟大的。在这里还可以看见高山上的赛图拉哨所,孤零零的伫立着,守卫着我们的边疆。再向东沿着国道行走十公里,就是此行的终点三十里营房了,与约好的朋友联系,包车回到了和田。这次的古道行结束了,虽有遗憾没有走完预定的两条线路,可是更遗憾的也许是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行走了。人生总是充满了不完美,可是也许有缺憾的美才是最好的。这趟行程,虐身虐心,虽然不像很多知名线路,拥有迷人的风景,可却自有自己的大气磅礴,苍凉震撼。相比于那些纯风景的路线,我更偏爱这些拥有历史厚重感的地方,总有人问,为什么即使风餐露宿,或是伤痕累累,依然总是要行走?我想,大概是因为这片中华大地留给我们的两件最大礼物吧,一件是历史,一件是文化,前者可鉴世,后者可润心.祖国母亲,地大物博,走过徐霞客曾经留宿过的山路,跨过六国曾逡巡而不敢前的关隘,远眺于谦曾经坚定守卫的城楼,信步由缰在霍去病曾为之奋战的草原,我能吃到苏轼当年手不停箸的红烧肉,我还能饮到李太白举杯邀月的花间美酒,我能在众多浩劫后读到前人的筋骨血肉,我还能在大喜大悲后脱口而出一句他们曾经的爱恨离愁.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发表于气罐问题貌似无解,据说提前寄也不行?那边有认识人的话可以提前寄,但至少提前多天,否则来不及保证一定可以到达,不然就必须包车从周边城市带过去了本文上官小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友情链接YOU QING LIAN JIE

咨询/合作/酒店/跟团/(微信同号):13007836526       QQ:2733692835

Copyright © 2019-2022 www.gsicpa.org.cn 版权所有